主页 > 鸿发娱乐注册 >

80后检察长的主场秀

2018-04-30

整理/通讯员罗肖 辛仪 胡天燕 易潇 印小霞 记者刘德华 制图/张雪卉

伸出援手

峨边彝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郑刚

峨边彝族自治县地处四川省西南小凉山,彝区、山区、贫困地区三重特色叠加,社会经济发展相对滞后。

2017年11月15日,在该县白杨乡瓦洛村发生的一起血案惊动了全县彝汉同胞。犯罪嫌疑人邛某与妻子娜某因离婚赔偿发生纠纷,在村广场旁邛某持刀捅向娜某家三姐妹,造成两死一伤的严重后果。接到电话,我立即带领刑检部门检察官一起赶赴现场。认真查看后,我们向公安机关提出了初步的侦查方向和意见,并安排侦查监督部门启动提前介入程序,引导公安机关侦查取证。

邛某很快归案,今年2月12日,该案移送至乐山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案件顺利侦破,本来可以喘口气了,可案发现场被害人家属及其年幼子女悲伤无助的神情却不时在我脑海中浮现。我放心不下,又重新返回案发地,详细了解被害人家庭情况。走到村广场边上,刚好遇到两位老乡,便和他们拉起了家常。“哎,造孽哟,两家的娃娃们怎么生活啊?”“老乡,你能不能具体给我讲一下这几个人的家庭情况?”“我们也不是很清楚的,就晓得他们几家都是村子头的精准贫困户。”听完老乡的话,我便匆匆跑到村委会,详细询问这几个家庭的情况。

经核实,这三个家庭都是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家庭人口多、收入低,加上每家都供养了几个孩子读书,本来家庭经济就比较困难,因这场变故更是雪上加霜。考虑到3个家庭的实际困难,我和副检察长牟颇文琴及控告申诉科的同事们共同商讨,决定对这3个家庭启动司法救助程序。

根据我院与自治县扶贫和移民工作局会签的《脱贫攻坚中刑事被害人司法救助实施办法》,救助程序迅速启动。为确保救助金能够更大程度地解决3个家庭的生活困难及子女就学问题,经我院司法救助领导小组讨论和上级批准,决定对娜某姐妹三家分别发放司法救助金5万元。

今年3月29日,当我把救助金交到被害者年迈的父亲手上时,彝族老人不停地说着谢谢。事后,我与民政部门联系,将邛某的3个孩子纳入“事实孤儿”范畴,给予长期救助,确保他们能够得到持续的生活保障。

特殊程序

乐山市金口河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杨坤

乐山市金口河区是四川省唯一不对外开放地区,自然风光秀美,民风淳朴。

今年1月24日上午,在我区金河镇铜河村的村委会,彝族同胞碾朵达布给我递来一杯自制的泡水酒说:“检察官,请你一口干了它!”

看着这杯酒,我想:按照纪律,工作日不准饮酒,肯定不能喝。但是不喝,会不会影响这起案件中双方当事人的和解?

时间回到2017年5月15日,碾朵达布在金河镇铜河村卫生院与值班医生牟某等人发生争执。随后,碾朵达布电话邀约了3名彝族同乡,对卫生院工作人员进行殴打,导致3人轻微伤。公安机关将4名犯罪嫌疑人以涉嫌聚众斗殴罪报请我院审查批准逮捕。

在看守所,4人后悔不已。碾朵达布抱着头说:“检察官,我错了,那天我喝了酒。我家里就靠我打工来生活,我如果坐牢,老婆和娃儿可咋办啊。”其他3名犯罪嫌疑人也是家里唯一的生活来源,对于自己的行为均后悔莫及。我又走访了大量证人,发现双方发生争执,被害方牟某也要负一定的责任。综合四人的社会危害性、悔罪认罪态度等因素进行判断,我认为无逮捕的必要。遂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

不捕后,诉讼程序仍要进行,4名犯罪嫌疑人被起诉至法院,很可能会被适用缓刑。但这样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内心隔阂是否能真正消除?为何不在公诉环节,就给他们搭起一个沟通的桥梁?于是,我们会同区民族宗教委员会一起研究,决定将本来只是在彝族同胞之间表达最高歉意的传统方式“红脸皮”(敬酒喝酒后双方脸红代表谅解)引入本案的刑事和解程序。通过传统方式表达最诚恳的歉意,来争取被害方的谅解。

1月24日上午,由检察院、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民族宗教委员会工作人员带着4名犯罪嫌疑人来到被害人所在村的村委会,在完成了庄重的敬酒环节后,4人又向我敬酒。就在这时,我的酒被被害人牟某一把拿过,牟某对4名犯罪嫌疑人说:“检察官的这一杯我代他喝了!你们今天带酒来敬我,给我道歉,我很感动!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也请你们原谅!”

最终,案件以情节轻微不起诉结案。

疑点不放过

珙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王朝勇

珙县地处宜宾市南部,独特的地理气候非常适合国家二级保护植物桢楠生长。桢楠具有较高的经济价值和观赏价值,也因此常被犯罪分子觊觎。

2017年2月,我到宜宾市检察院开会后得知,筠连县发生一起非法采伐桢楠案,涉及桢楠90余株,犯罪地横跨筠连、高县、珙县、长宁4县。由于我院近年来办理了较多的涉林犯罪案件,有一定的办案经验,市检察院决定将该案交由我院办理。在我院牵头下,县法院、县森林公安分局形成了办案协作机制,统一司法标准。我院也成立了由我担任组长、4名员额检察官参与的专门办案组,负责案件的提前介入、审查逮捕和审查起诉工作。

在听取承办检察官的汇报后,我分别在去年6月、7月与县法院、县森林公安分局多次召开协调会,陆续解决了羁押难、取证难、诉讼难等问题。其中,涉嫌非法出售桢楠的有28人,均系当地群众,主观恶性较小。本着教育、挽救的原则,对28人没有采取强制措施。涉嫌运输、采伐的14名犯罪嫌疑人,对其中情节较重的5人依法批准逮捕。

在堆积如山的案卷材料中,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问题:这么多被采伐的桢楠,到底被卖到哪儿去了?这时,鲁某引起了我的关注。鲁某,长宁县人,长期从事木材收购行业,对各种木材的经济价值了然于心。在以往查办的涉林类案件中,时不时会有他的身影。

职业敏感告诉我,鲁某很可能已经涉嫌犯罪,而且在案件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我立即和干警调阅了涉及鲁某更多的资料。资料显示,鲁某曾经涉嫌非法收购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罪,但因证据不足未批准逮捕。在侦查此案通知鲁某接受询问时,鲁某拒绝到案。我与其他检察官一起,对鲁某的情况进行了多次研究,拟定了补证提纲,要求公安机关补充完善了6名运输、10名出售人员的供述,结合5名证人的证言,最终形成完备的证据链条,于去年11月14日作出批准逮捕鲁某的决定。鲁某到案后如实交代了去年1月共4次收购22株桢楠的犯罪事实。

今年4月,经开庭审理,该案涉及的43名犯罪嫌疑人中,33人陆续被法院作出有罪判决,其余案件法院正在审理中。

回到一线

雷波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郭子意

“我们是雷波县检察院检察员,现依法对你进行讯问。”2017年12月20日,在云南省永善县看守所,我带领几名检察官、检察辅助人员直面特大运输贩卖毒品案犯罪嫌疑人。

2017年11月,雷波县公安局破获特大运输贩卖毒品案的消息一夜之间传遍大街小巷,多家媒体予以报道。公安机关缴获海洛因159块(净重55.3452公斤),这是雷波县建县以来破获的最大毒品犯罪案件,也是2017年凉山州单案缴获毒品数量第二大的案件。

我担任这起案件的负责人,带领干警办理该案。该案涉案13人,犯罪行为横跨2国3省(邦)7市州(区),案情重大、疑难复杂。

接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阅卷。案件材料极多,卷宗有20余本,加之7天内要作出是否批捕的决定,压力可想而知。但再多的卷宗我和同事们都必须一一理清,不然,如果因为工作的疏忽,遗漏任何一个细节,都会影响对案件事实的认定,都是对群众的不负责。

其间,我们围绕案件事实和阅卷中发现的问题,又多次与公安机关侦查人员交流沟通。一个基层检察院,平时办理大案要案的机会少,更要尽全力办好。白天我们处理日常工作,下乡开展精准扶贫,晚上,大家就集中审阅卷宗。经过连续几天熬夜加班,我对整个案子有了更加全面清晰的把握。

在认真细致审查完本案全部证据后,我发现其中1人涉嫌犯罪的证据不足,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

12月23日,综合全案事实和证据,我院作出批准逮捕12人、不捕1人的决定,交公安机关执行,同时向公安机关发出《逮捕案件继续侦查取证意见书》。目前,该案已报请凉山州检察院审查起诉。

我是别人口中的“80后”,年龄不大但“检龄”不短,从检已13年有余。从一名大学生到基层检察院检察长,工作地点前前后后换了几个县市,工作的部门也时常在变,参与办理许多大大小小的案件。如今回到一线办案,回归检察官角色,通过办案,随时提醒自己不忘从检初心,不忘检察官职责。

巡回庭审

古蔺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郭庆

古蔺县是国家生态扶贫重点县,县内种有很多珍贵树种。

去年9月的一天,我下乡走访,一位老妈妈热情地向我介绍说:“我们这儿的木材好得很,我家有一个驼杉的甑子(一种蒸饭的炊具),可以防癌。”当她把甑子拿出来,我的心立马一沉,这看起来明显不像是驼杉,而像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红豆杉。我马上问道:“老妈妈,这是从哪里来的?”老妈妈说:“是在我们村林某那里买木头做的。虽然贵,但防癌。”问清林某的详细情况后,我惊讶发现,林某正是一起故意伤害案的在逃犯。

我立即安排侦监科干警向森林公安反馈这一信息,并跟踪后续处理情况。同时,我和干警到林某家中,向其父母宣讲法律和环保知识,希望他们劝林某主动投案。

3个月后,林某主动投案,供述了自己故意伤害致一人重伤、非法采伐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红豆杉的犯罪事实。2017年12月,该案移诉至我院,想起那个老妈妈神态自若地跟我讲防癌甑子的情形,我意识到办理这起案件的意义不仅仅是打击犯罪,更应该是一次警示教育、一场法治宣传。我主动承办该案,案件很快就提起公诉。开庭前,我建议法院将庭审地点放在案发地,并和干警制作涉林普法宣传资料,邀请群众旁听。今年1月,庭审在当地如期举行。法院当庭判处林某有期徒刑三年零八个月。“为什么砍树的后果会这么严重?”旁听群众表示不解。

“我们古蔺县是生态环境资源大县,物种丰富,有的乡镇森林覆盖率高达98%,这些都是大自然的馈赠。红豆杉是国家重点保护植物,生长缓慢、稀有珍贵,砍一株少一株,即使重新栽种,数十年甚至上百年也长不了多大。这是几代人的光景啊!采伐红豆杉,要受到法律的惩处。我们要像保护我们的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庭审结束后,面对群众的疑问,我们认真详细给予解答,群众听后频频点头。

后来,我院与法院协商建立了生态环境资源巡回庭审机制,还与民政局、扶贫局等一起探索为贫困户设立护林员、水利协管员等公益性岗位,将法治扶贫与生态扶贫有机结合。

公益保卫战

安岳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李建英

我县是160万人口大县,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34.94%,到2020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要达到40%以上。这意味着未来城市建设用地需求巨大,征地拆迁领域有极大工作压力和廉洁风险。2015年至2017年,我院立案查办一起征地拆迁领域贪腐窝串案38件42人,其中包括国家工作人员、拆迁公司工作人员、被拆迁户、专门在拆迁市场牟取非法利益的中介人员等,全部涉案人员均得到相应处罚。现在想起办案时的一幕幕,还记忆犹新。

2017年1月24日,我在看到被告人李维成等3人滥用职权案判决书时发现:该3人在拆迁工作过程中,超越职权,为相关被拆迁人的房屋多认定“合法”面积,虚增附加设施,造成国家经济损失250余万元,却未对造成的损失处理方式予以明确。“这笔巨大的经济损失应该如何挽回?在我们一筹莫展之时,2017年7月,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制度全面施行。我们利用此次契机,向县委机构编制委员会申请增设全省首个公益诉讼科,同时我入额办案。决定以此案作为开展国有财产保护领域行政公益诉讼案件的首战。

根据安岳县地方性文件规定,县房屋征收局(下称征收局)负责县域内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工作。但是,根据《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等规定,国土局是县域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工作的法定主体,应当遵循上位法优先的原则。2017年8月,我院决定对安岳县国土局不依法履职案立案审查,依法向县国土局发出诉前检察建议,促使国土局依法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4件,向县征收局发出改进工作检察建议4份。同时,我们还会同县法制办、财政局等单位召开协调会,解决拆迁过程中履职不清、程序不规范等问题。

此次专项行动,国土局与征收局合力履职,最终追讨多补偿的拆迁款184万元(其他的国家经济损失已立案审查,案件正在调查过程中)。并厘清了县国土局与县征收局的职责划分,使县域征地拆迁工作制度更加完善。

同题·四川篇

整理/通讯员罗肖 辛仪 胡天燕 易潇 印小霞 记者刘德华 制图/张雪卉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