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鸿发娱乐app >

"这福是检察官促和换来的"

2018-05-21

【原标题:40年光荣与梦想 走进100个基层院|“这福是检察官促和换来的”——走进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检察院】

图为2005年6月,时任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吴丽仙(左二,现任该院检察长)、时任该院政治处主任李洪植(右一,已退休)、时任该院政治处干部周志伟(右二,现任该院驻南日岛检察室主任),在简陋的接待室听取代表意见建议。当时,该院还租在一栋民房里办公。

在水之湄,在海之洲,一屿如眉,有一湾被大海拥抱的岛屿——福建湄洲岛。

湄洲岛因妈祖闻名于世,每年有海内外数百万信众上岛——为朝圣祈福而来;妈祖故里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检察院检察官的身影也时常活跃岛上——送来祥和与安宁。

初夏时节,记者随检察官上岛回访一起刑事案件当事人朱某和庄某。站在家门口,提起往事,从当初的出手伤人到如今和睦相处,两人几多感慨:“都说平安是福,这福是检察官促‘和’换来的。”

朱某、庄某同住一条街,共用一面墙,相邻而居却因一盆污水,打破了原本平静的生活。一年多前,他们因倾倒污水一事发生口角,进而引发肢体冲突,结果,两人身上都挂了彩。只是朱某出手重了些,庄某的鼻子被打骨折,属轻伤二级,达到立案标准。

朱某知道自己涉罪了,主动投案自首。案件进入立案侦查程序后,民警首先联系了辖区检察官,在简要介绍案情后,就调解事宜进行了电话沟通。

按说,这起案件既非重大,也并不复杂,侦查人员却为何首先想到调解,想到检察官?这不得不说,秀屿区检察院有一张响亮的名片——刑事和解,在乡村基层组织、辖区民警和民众心中都得到广泛认同。

秀屿区农村人口多,伴随经济社会发展,村民(渔民)间因土地、采光、通风、排水、养殖等相邻权及民间纠纷引发的刑事案件时有发生。2008年起,秀屿区检察院探索轻刑案件捕前、诉前刑事和解工作,力促当事人化解纠葛,以求案结、事了、人和。据此,在检察环节作不捕、不诉处理或建议法院从宽处罚。

“冤家宜解不宜结。当事人和解了,关系和顺了,就会产生叠加效应,不但对双方有利,甚至影响几代人,也促进了社会和谐。”在秀屿区委书记郑加清看来,刑事和解工作是检察机关营造安定环境,促进群众安居乐业,为党和政府分忧,是一件多赢的好事。

追寻刑事和解的印迹发现,为了一个“和”字,检察机关下足功夫,转变司法观念,改进工作方式,顺应时代大势。

该院检察长吴丽仙告诉记者,从办理第一起刑事和解案件起,他们就立足规范,建立标准,哪些案由、哪种情节可从宽,都作了详细规定。翻阅卷宗档案可以看到,刑事和解审查办案地点,从检察院搬到了案发地;审查方式从相对封闭到公开透明,到大庭广众的“聚光灯”下;参与人员,除当事人及亲友外,近年来还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廉政监督员、乡村贤达人士、村居代表等。“这样做,就是接受社会监督,消除以为刑事和解就是‘以钱买刑’的疑虑和误区。”吴丽仙说。

刑事和解的司法理念和办案方式,不断满足群众对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的需要,把“和”字做成了大文章。吴丽仙感到,工作与时俱进,正是得益于改革开放40年来经济发展的成果。她说:“2002年我院成立时经费困难,租在民房办公,全院只有一部车,出门办案多有不便。而朱某故意伤害案,承办人从调解到公开审查听证就5次乘轮渡上岛,这事放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现在,条件好了,湄洲岛上也有了检察室,每天开门办公。院里的法律宣传服务队适时送法上岛,以案释法,开展法治进校园巡讲等专题宣传,为湄洲岛建成平安岛注入法治力量,贡献检察智慧。特别是,把司法、释法说理,通过新媒体变成了一场场公开的普法课,受到海岛居民的欢迎。

面朝大海,和风轻拂。该院公诉科科长张似凡告诉记者,促成朱某和庄某和解后,2017年8月10日,对朱某拟作不起诉公开审查听证会就在岛上举行。“我们是邻居,一方判刑,一方得不到赔偿,只会加深仇恨,现在和解了,以后就相安无事。”听证会上,双方调解的意愿、过程和结果,以及不诉的理由、事实和依据,都一起摆在桌面上,听一听大家的看法。最终,检察机关的意见得到各方赞同。

此案审查的全过程进行了视频网络直播,仅2个小时就引来18万人次网民围观,2万多网友参与互动、留言、评论,为检察自信和司法公开叫好、点赞。

刑事和解以看得见、听得进、感受得到的方式,实现办案的政治效果、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多年来,该院共促成442起案件当事人达成和解,不捕25人、不起诉146人,变更强制措施33人,建议法院从宽处理300多人,无一上访、无一复议、无一重新犯罪。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