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鸿发国际娱乐 >

美国后院起火,特朗普竟说这是来自中国的“星星

2018-03-02

原标题:美国后院起火,特朗普竟说这是来自中国的“星星之火”

今年是巴西、墨西哥、哥伦比亚等拉美国家的“大选年”,也是美国与拉美重塑关系的“元年”。4月秘鲁首都利马将举行美洲国家峰会,预计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与大多数拉美国家元首首次“面对面”。此前2月初,国务卿蒂勒森访问拉美5国,把中国描绘成在拉美的恶魔,指责中国很可能成为该地区的“新帝国主义列强”。

但是拉美官员和相关问题专家对此并不买账。华盛顿智库“美洲对话”拉美与世界项目主任麦沛宜(Margaret Myers)就撰文《中国比美国更了解拉美吗?》表示中国没有用经济交往换取在拉美的政治利益,并提出“拉美不再美国来教它如何处理中国事务”的观点。以下是全文内容:

除了显着的经济收益,以及某些环境、社会和与腐败有关的挑战之外,过去20年中国对拉美的介入也在美国官员当中引起巨大焦虑。

2月初,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表达了他对中国在该地区崛起的担心,估计这在特朗普政府中相当普遍。蒂勒森国务卿警告拉美留意与这个亚洲国家的关系,称“中国的给予总是有代价的”,并把北京的野心描述为帝国主义。2月2日,负责国际事务的副财长大卫·马尔帕斯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也发表了类似论述。

美国政府竭力把中国描绘成在拉美的恶魔,为此,它受到一些学者和官员的批评或反驳,这些批评反驳也来自拉美国家。2月6日,秘鲁外贸部长爱德华多·费雷罗斯对蒂勒森的评论作出回应,他称中国是一个“很好的贸易伙伴”,秘鲁会“认真对待所有的贸易关系”。

不过,特朗普政府并不是最先担心中国在拉美崛起的。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政府一直在评估中国在拉美和加勒比的利益。大概在1998年的时候,有关香港公司和记黄埔运营巴拿马运河两端港口的消息,让这种担忧浮出了水面。从2013年起,怪僻的中国亿万富翁王靖在尼加拉瓜开发运河的冒险活动也受到华盛顿的密切关注。中国在委内瑞拉的利益,包括中国对查韦斯政府和马杜罗政府的财政支持,亦是美国官员忧虑的缘由。

在所有这一切,以及无计其数的有关中国在拉美崛起的听证会和讨论会的背后,是人们普遍觉得美国可能正失去在拉美的影响力、竞争力和控制力。在中国和拉美关系的初始阶段,人们对中国的存在感到不安还可以说是空穴来风。尽管中国企业在21世纪前十年蜂拥而入,但许多企业都纠缠于与当地官僚机构的角力,受困于艰难的投资环境,或遭遇与当地人的沟通障碍。来自中国的投资饱受质疑,虽然贸易量出现激增,但前景并不特别乐观。

但15年后的今天,美国已经完全有理由担心它的相对地位。拉美地区对中国和美国的看法实际上出现了逆转。据皮尤公司的全球民意调查,拉美地区几乎所有主要经济体对中国的看法都比美国好。一些国家,如巴西,多年来都倾向于中国,而2017年中国在墨西哥和秘鲁的受欢迎程度也大幅增加。更重要的是,美国公司开始在拉美地区与经验和能力越来越强的中国公司正面交锋,其中涉及科技、金融和农业等数十年来美国公司十分活跃的领域。

中国在拉美的最新进展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一系列精心制定的政策,这些政策既促进了中国自身利益,同时也解决了拉美发展的当务之急。如果充分实施(尚待观察),“1+3+6合作框架”等政策将支持该地区的工业发展,并实现贸易和投资多元化。2016年的《中国对拉美和加勒比政策文件》向前迈进了一步,就各种地区和全球挑战提出合作建议,包括气候变化和全球治理改革。

中国也准备至少部分解决该地区严重的基础设施匮乏问题。拉美尚未成为“一带一路”倡议的正式组成部分(目前为止只有巴拿马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协议),但中国仍在该地区推进一系列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其中不少让人联想到亚洲的“一带一路”相关项目。除了水电大坝、输电系统和采掘业的基建项目,一系列跨区域运输规划的背后也有中国公司的身影。中国对秘鲁-巴西铁路依然兴趣浓厚,虽然存在着许多政治障碍。

美国在国内(如对移民)和对拉美地区所采取的行动,也加强了中国在拉美的相对地位。像《美洲季刊》的布莱恩·温特等专家就认为,拉美精英并不特别反对特朗普的某些强硬政策,无论对内还是对外,但可以肯定,正如蒂勒森国务卿本月初的所作所为,美国并没有通过恢复门罗主义在该地区广交朋友。由于美国与拉美的关系处于低点,美国把中国描绘成“新帝国主义大国”相当空洞,尤其考虑到华盛顿在本地区一贯喜欢越俎代庖。

无论如何,迄今为止并没有多少例子表明北京在用经济交往换取拉美政治上的顺从。与台湾有关的支票外交是一例。也有人指出,在就一项反倾销措施发生争议后,中国2010年决定对阿根廷的豆油出口实行禁运。但中国利用经济实力达到政治目的证据十分有限,特别是与其他大国相比。正如布鲁金斯学会的特德·皮科尼所指出,尽管中国与拉美的经济关系不断发展,但在2006年至2015年期间,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在联合国的投票与美国日趋一致,而与中国渐渐相左。也就是说,中国经济上的利用和信息上的不对称,使一些国家很难在双边谈判中取得好的结果,当然,该地区与其他经济伙伴的互动也是如此。

说来说去,拉美并不需要美国来教它如何处理中国事务。在这方面,拉美国家政府和NGO已经意识到中国参与的模式所带来的各种好处和挑战。一些人就环境问题、贸易关系不对称、债务增加及其他问题作了广泛报道。近几个月来,阿根廷和厄瓜多尔一直在就以石油换贷款和基础设施协议的条款进行重新谈判,争取使之更有利于本国。

美国在拉美的利益,包括与中国相关的,最好是通过加强与该地区的关系来实现,而不是强调中国的不足。由于中国是靠资金和漂亮话进入该地区,美国对拉美必须遵行需求驱动政策,把重点放在可以有区别地真正实现美国与拉美“互惠”的领域。尽管地理距离遥远,但中国认识到包容性言论和发展导向政策对拉美政府的吸引力,在这一点上它也许胜过美国一筹。

原题:中国比美国更了解拉美吗?

作者:

麦沛宜(Margaret Myers)

华盛顿智库“美洲对话”(InterAmerican Dialogue)拉美与世界项目主任。

?本文为中美聚焦网专栏作家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与中美聚焦网共同所有,如需转载请与中美聚焦微信公众号联系并注明出处。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主页